來到屏教大已經第108天了。

自從國小四年級寫「我的志願」是當老師,被當時的老師叫上台試教後,我就再也沒有想要當老師的念頭了。既使後來不小心念了博士,也從來沒有想要找教職。如今我在屏教大當老師,已經快三個多月了,常常在放空的時候想:我到底是怎麼會來這裡當老師的阿?

在建國科大當老師的同學鼓勵著說:「撐過這學期,你會愛上老師這個職業的。」把臉書上的甘苦談整理紀錄一下,等著看看是不是真的會愛上這個職業,哈~

7/31 到原民會簡報

還沒到新單位報到,就先被派來原民會簡報,感想除了「挫」以外還是「挫」。

8/16 第一次進圖書館

位在6-8樓的圖書館看得到我家大樓,也看得到北大武山,環境不賴。老師可以借30本書有點少,但借期是一整個學期有點抱歉阿 

8/21 新進人員研習

參觀海生館研究中心路上,人社院長抓著我問:你學地質的,來看看這是什麼樹?我:院長這是福木,校園蠻常見的。(院長你對我的專長是不是有點誤解啊)

8/29 開學前一周

這週我備課以外,兩個會議、一個講座和長官臨時交辦的工作,我就飽了。好佩服某學姊,教學、研究做得嚇嚇叫以外,接行政職也沒問題,更重要的是,她還可以生兒子...(倒)

9/11 第一次上通識課

剛剛上通識課介紹教師名字的時候,順便行銷了一下原住民命名的文化和原則,最特別的還是達悟的「親以子名」吧,當阿公阿嬤的話,一生會有三個名字。

先有剛出生的名字,長嗣出生的時候就要改成Syaman + 長嗣名(長嗣之父)、Synan + 長嗣名(長嗣之母)和Syapen + 長嗣名(長嗣之祖父母),長孫出生再改一次,有沒有這麼有趣啊啊啊啊

但底下大三大四的學生,除了少數幾個眼神發亮以外,大多呈現放空的狀態 (空)

9/24 忘了是受什麼挫折

小葉說小徐跟他說:「得失心不要太重,真的要慢慢來。一門專業的課要上5次以上(5年)才會真正覺得熟悉;小新則補充:通識課上完整學期能記住一兩件事情就很不錯了

貼在牆上,撫慰我今天受創的身心靈。

9/25 雜記
系辦的桌角,廢棄的厚紙板上,驚見學生的畫作。我身邊好多舞林高手(抖)

這學期原本有機會(或時間)來我們系上專題演講或是帶體驗活動的,有去當台長的,有去當副主委的,不然就是得獎、出國比賽等等,醬子根本很難跟他們敲時間。

於是把觸角伸到大舅的部落泰武鄉...吼~結果啊,有咖啡產業(卡佛魯岸、觀星),有教唱古調的(查馬克),有組樂團的(三支羽毛、哈雷樂團)、有圖騰設計的(秦榮輝)、有做傳統編織的(大表姐的婆婆!!!)...真的太恐怖了泰武鄉。不知道泰武鄉有沒有作家吼(越來越想順便)

實在該學學 Lisin Haluwey 的獵人頭精神的...

9/26 我的胃還是台南胃

這家日式雞排咖哩還可以,但份量有點不太夠(餓)想念老騎士無限量供應的好吃白飯和豆干...

9/27 憑什麼
聽說有一年級的老師在上課時,提到文創系的一般生在問,原住民憑什麼用獨招的方式來念大學。雖不知道那老師是用什麼方式講的,但結果是學生們很生氣,當然我聽了也很生氣。在下次上課時討論這件事情之前,我想到之前做功課讀到的這篇文章<原視野:原住民族公民教育>,請大家來讀一下好了,免得我可能只會講出一些酸話。例如:請先把我們失去的文化和土地還回來,我再告訴你憑什麼;或說那老師腦袋破洞不要理他。

但話說回來,我想要鼓勵學生理直氣壯一點,但我從小也是帶著這樣的自卑感長大的。甚至到了現在到大學教書,還是會擔心被人說憑什麼,尤其現在流浪博士這麼多的狀況下。但是當我聽到學校某些長官一副"國家對我們原住民真好"的樣子,我就知道我憑什麼來這裡了。

9/28 迎新晚會
今天晚上的迎新,溫馨感動以外,其實很想罵:你們也太爽了吧。以前我參加的迎新只有唱救國團的歌,哪像今天有族語歌、部落情歌,連串場音樂都是用suming、sangpuy和matzka等等族語專輯的歌。還有還有家族名稱取個排灣語"maculja(餓)"也太有梗了,希望你們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啊(雖然不知道當初為啥取這家族名)

10/4
常覺得這整棟樓,只有我一個人在辦公室。一樓到頂樓,東側到西側,都 沒 有 人 !人都在哪啊?

10/8
本來應該是體驗原住民飲食文化,不小心變成烤肉會...不過很妙的是,既使不是在山林裡,烤肉會那天,還是可以區分出不同族群的特色。例如,排灣族的熱衷蓋工寮;布農族烤的肉最好吃;阿美族找到最多野菜;泰雅族的在忙編織...

10/12
今天跟潮洲高中的老師來霧台上課,看崩塌丶土石流,也看魯凱族文化,接著討論部落的產業和防災教育等。第一次帶老師上山,總覺得我講得亂七八糟的,還好有包頭目和杜主任的幫忙,活化了整個課程。課程順利結束,很感謝這些老師願意在課餘時間,親近丶了解部落。最後我提了幾個跟另一個老師不一樣的觀點,讓他們去想想,去感受,希望他們能了解我的明白XD

10/15
原本只是在泰小石板屋(泰武國小永久校區隔壁)與排灣族藝術家對話,應學生要求去了阿瀨的工作室參觀,剛好看到阿瀨熱騰騰剛出來咖啡系列的作品。作品、學生和小吃攤構成蠻奇妙的畫面

10/25 國科會阿國科會
畢業後第一次整晚沒睡吧,瞌了近一包的小熊軟糖。也不是第一次,在死線前把未完成的計畫書丟包,然後跳車逃逸。不過這次被駡慘了。慘慘慘,累累累,往土坂五年祭的車上,學生很嗨我還在愛睏⋯

10/30
上週去土坂Meljeveq遇到排灣族作家Sakinu,我小小的搭訕了一下。去年第一次見面,他說"獅子鄉是文化沙漠",這次他又說"原住民很難教ㄟ"。挖哈~他可以不要這麼會切中要害嗎?關於第二句,也許我們各有解讀,但對我現階段來講,真的很難。老師和學生都很辛苦,只能期勉大家"資源有限,創意無窮"啦。今天的比賽加油了

11/10 期中教學評量

(空)

11/13
馬拉松式的改考卷行程即將抵達終點(拭淚),在考卷裡看盡人生百態(咦)。

創作者介紹

保持好SHING情,

Sh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